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English

竹简 竹雕 竹刻 笔筒 镇纸 香筒 香插 木雕 摆件 书签 戒尺 礼品  工艺品 竹艺 

竹艺轩精益求精                    木质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动态
公司动态

朱泓朱伟事迹入选安徽省29个创业故事《财富是这样创造的》

带着梦想的刻刀
 
省文联《清明》杂志社   苗秀侠
开篇
    徽州的雕刻闻名天下。在“无徽不成镇”的徽商盛期,徽州的富庶和繁荣,使当地人文郁盛,人才辈出,匠艺日进。其中被喻为“徽州四雕”的砖雕、石雕、木雕、竹雕工艺,也达到了鼎盛。作为四雕之一的竹雕随之升堂入室,成为珍藏之物。
徽州竹雕用徽州盛产的毛竹为原料,以刀代笔,因材施艺,运用线刻、浅浮雕、深浮雕等工艺,雕出各种书画。这些作品,有名人的书法墨迹,有名胜古迹的山川风貌,有民间传说的神话故事,还有千姿百态的珍禽异兽,题材极其广泛。竹雕主要用于摆设装饰,如常见的工艺品屏风、台屏、挂屏、插花瓶、文具盒、牙签盒、烟灰盒、茶叶筒、帽简、笔筒、筷简、楹联、腕枕、餐具等,都饰以竹雕。
    徽州竹雕盛于明清,入清以后,随着整个徽雕工艺的发展,竹雕无论在内容、形式、技术各方面都日趋丰富和完善。由于拼接工艺的创造和使用,竹雕突破了原竹大小的限制,使较大面积的竹雕成为可能,使竹雕器具的制作更加方便灵活。
竹雕,这一极具徽文化特色的竹刻艺术,既有显著的地域特色,也有明显的时代风格。如竹刻香筒,故名思义是用作盛装香花或香料的,阵阵清香自玲珑剔透的筒壁溢出,一定别有一番风韵,筒壁四周雕镂人物、花鸟、草虫,图案精美别致,被世人珍之为宝。竹刻笔筒,自古即是备受徽州文人雅士推崇的高雅文房用具之一,用以装饰书斋,搁置案头;竹刻臂搁,为书写绘画时枕腕搁臂所用,更显出文人墨客的清雅之风。
或许同所有传统文化一样,竹雕这门精湛工艺也正和虎视眈眈的现代工业文明默默相对。而承担起保护徽州竹雕工艺之重任,并使其发扬光大者,黄山脚下的朱伟、朱泓两兄弟可谓功不可没。
这里要说说黄山徽州竹艺轩雕刻有限公司的掌门人,朱伟、朱泓的故事了。
从家庭作坊式的“小大小闹”到拥资千万威震一方的竹雕工艺大型企业,朱氏兄弟在十余年的拼打中,走出了一条艰辛而辉煌的创业之路。他们不但为徽州竹雕工艺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,还为当地经济发展,为黄山地区竹资源找寻到了出路。
而使这对年轻人成为竹雕行业佼佼者的,就是那把简单的刻刀。那长着翅膀有着野心的刻刀,带着两兄弟的人生梦想和执著追求,走过千山万水,尝尽千辛万苦,闯出了一片新天地,奏响了人生最华美的篇章。
抉择
1995年的暑期,朱伟朱泓两兄弟正坐在门前的梓树底下,看妈妈绞柴把。那些在高温下摊晾的稻草,被晒得焦干,在妈妈手里吱吱啦啦叫着,似乎不甘心就此结束做柴禾的生涯,顷刻化为灰烬。知了趴在树叶底下,热啊热啊地叫干了嘴,也叫得朱泓的嘴巴发干了。他站起身,想到灶间舀点水喝。
这时,妈妈说话了。
你们哥俩,商议一下吧,等秋季开学,只能有一个继续上学,一个呢,把书歇了,趁年纪小学门手艺,帮着撑扶这个家。
朱泓饥渴的感觉跑得无影无踪。他咯噔站住脚,先去看哥哥朱伟的反应。虽然一岁之差,但弟弟的身量好像比哥哥要壮实一些。从模样上,弟弟朱泓倒更像哥哥;而哥俩的性格,也是哥哥内向,弟弟开朗。
朱泓扑踏扑踏又走到哥哥身边,蹲下身子。“朱伟,你怎么想的?”朱泓低问沉思中的朱伟。像往常一样,他仍直呼哥哥的名字。
朱伟用一根小树枝划拉着土地,划得土坷垃四下飞溅。他抬头看着弟弟说,我是哥哥,理应为家里减轻负担,所以,我把书歇了,你接着读高中吧。朱泓看着飞跑开来的坷垃,看着瘦弱的哥哥窄窄的肩膀,突然把手放在哥哥的肩头,笑呵呵地说,朱伟,我想好了,我学手艺,你念书,好吧?你知道的,我一直不喜欢念书,我喜欢做手艺人,真的,而你,是个念书的料。好似怕哥哥不相信似的,朱泓再拍了拍哥哥的肩膀,你放心,我挣钱供你念书,不过,我有一个要求,你念书不准耍赖,要一直念到大学里去,行不?
妈妈抱着绞好的柴把,朝灶间送。她没有看兄弟俩一眼,只是脚步有些踉跄。不久,房间里传出妈妈压抑的哭泣声。
1995年的秋天,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季节,它改写了黄山脚下岩寺古镇两兄弟的命运。这一年,朱伟朱泓的父亲在一家农机配件厂下岗了,操持一家大小生计,耕种全家土地的母亲过早地白了头发;这一年,15岁的朱泓和16岁的朱伟,一同考上了岩寺镇的高中;而哥哥朱伟,91日开学时,顺利进入高级中学继续读书,小他一岁的弟弟朱泓,则开始了学徒生涯。这两个年岁相仿,从小学到中学一同念书,共享一罐咸菜,同背一袋米,在一张竹榻上共眠的亲兄弟,就像两条山间的小溪,选择了不同的方向,朝着不可知的未来奔流而去。这两条小溪,一条夹岸风光绚丽多姿,一条却怪石嶙峋。但两条溪水,都带着旺盛的生命力和执著的人生梦想,一路畅畅,一路欢欣,最终,它们却奇迹般地汇于一处,成为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泊……
创业
和所有乡村少年一样,朱泓选择的第一门手艺活,根本和竹雕无关。他学的是泥瓦工。因为,这个工种不需要太高的技术,来钱也快,但毕竟年岁太小,身子单薄,在大日头下拌水泥,挑沙子,做不多久,他就撑不住了。父母也心疼尚未成年的儿子,怕他伤着了筋骨,就让他改了行,学油漆。相较泥瓦工活计,油漆工的技术含量要高些。朱泓同样做得一丝不苟。或许是年岁太小吧,对人生的理想,朱泓感到很迷茫,只一门心思想为家里减轻负担,为哥哥挣够学费。不久,朱泓又转行学起了木工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他就自己动手做了一只翻板椅子。师傅对他大加褒奖,夸他是个悟性很高的孩子。师傅会木雕,做的八仙桌,四周雕刻的镂空梅花或竹子很漂亮,看得朱泓两眼发直,不住惊叹,嘿,原来木头也可以变得这么漂亮!学足三个月,朱泓的木工活差不多学全了,别人三年出师,他三个月,就出师了。
年关近了。学了手艺的朱泓兴致勃勃到舅舅家走亲戚。舅舅舅妈原来在一家工艺厂工作,后来回到家里,办起家庭小作坊,专门制作手工雕刻的茶具配件茶匙、茶钳、茶舀等。舅舅见外甥又黑又瘦,双手长满老茧,心疼地说,泓泓,学得苦不苦?朱泓低下头,不好意思地说,不苦,满喜欢的。那么,出师了,到哪里去做活啊?还没想好呢。舅舅叹息了一声说,泓泓啊,你肩膀子嫩呢,挑不了重担的。朱泓笑笑,看着舅舅手里的刻刀,在竹片上吱吱地走动着,那张普通的竹片,倾刻间变得有棱有角,成了茶匙的形状。这是朱泓平生第一次看到手工制作竹雕,不由惊叹道,舅舅,你手好巧!我跟你学竹雕吧。舅舅看着外甥,半晌才说,这门手艺,不像木工瓦工那样,人人都能学的,竹雕手艺不仅要人心灵手巧,还要扛得住吃苦头哩。朱泓猛地站起身说,舅舅,我不怕吃苦,而且,我心里,真的,满喜欢竹雕这门手艺的。我在师傅家看到过木雕,很漂亮,可是,竹雕比木雕还要神奇!朱泓说着,弯腰拿过一小片竹子,在手里把玩。那泛着青色的竹片,尚未经过高温蒸煮,带着山野间的竹香,熏得他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。舅舅放下手里的工具,走近前,抚摸着朱泓的头顶,说,你愿意学,舅舅当然乐意教你。不过,这门手艺,学好了,前景不可估量,学不好,还不如做瓦工木匠挣钱容易。见外甥睁着不解的目光看着自己,舅舅说开了竹雕的历史:咱们这地方,从明清时候起,木雕和竹雕就很盛行了。竹雕比木雕难度要大,因为竹子质地太硬,用刀非常讲究,而且目前还没有能让竹筒不开裂的良药。现在许多工艺精湛的艺人和艺术品,都流落到民间,舅舅现在所做的竹雕,是很普通的,品质上乘的竹雕是那些仿古的笔筒、臂搁,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雕刻出来的,而且,这种东西,找到有缘的人,它就是天价,找不到市场,它只有束之高阁,连半升米也换不到。朱泓一咬牙说,舅舅,我就要学这最难的,你教我吧。
就这样,学木工出师后的朱泓,又成了舅舅的徒弟。他开始学习竹雕手艺了。这时候,他才知道,这门工艺,远非他想像的那么简单。那小小的刻刀,在他手里变得倔强了,动不动就咬他的指头,十个手指,不是这个挂彩了,就是那个负伤了,疼得他直吹凉气。他就和刻刀较劲,就不信征服不了它。一个月后,刻刀变得温顺了,这个双手缠满胶布的少年,没日没夜地对着小竹片,沿着拓在上面的图案,刻出了他心中的那份精美。舅舅吃惊地说,你真的有天赋,学得这样快!舅舅都自愧弗如了!
常言说,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不到一个月,朱泓就掌握了舅舅所教的竹雕手艺,余下的,就是练习了。他将一节竹子绑在架子上,细心地刻起仿古笔筒来。不要轻看这节竹子,它虽然只是竹子身上的一小部分,成本不过一块多钱,可是,要把它雕刻成一只仿古的笔筒,它就成了上千或上万元的艺术品了。而把一节竹子变成艺术品,绝非一件易事。刻了十天,朱泓指头被刻刀咬了数次,而手里的竹节并没有多大改观,只不过多些粗糙的花纹而已。他就紧盯着样品看,反复琢磨那些花纹和刀路的走向。又过去一个月,朱泓刻刀下终于出现一只仿古笔筒。经过刨光、上漆,这只精雕细镂的笔筒虽然稍显稚嫩,但已能和上乘的艺术品相媲美。朱泓心里长出一口气,啊,自己所学的木工和油漆工,这会儿全用上了,这是不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呢?
三个月后,师从舅舅的朱泓再次出师了。他像所有竹雕手艺人一样,在自己家里开起了小作坊。这一年,朱泓16岁。这个聪明的孩子,虽然对竹雕工艺有着超人的天赋,但在家闭门造车显然不行,他明显感觉自己欠缺很多。他知道故乡岩寺古镇有许多民间艺人,他们技不外传,刻品皆为自家收藏、把玩,也有流入古玩市场的。朱泓就前去拜访他们。从此,岩寺镇的街头就行走着一位清瘦的少年,他背着一只工具包,到各位老艺人家拜师学艺。艺人们都被少年的执著深深打动,也希望竹雕艺术后继有人。他们向少年讲述刻刀在不同部位的不同用法,还把收藏的各类竹雕艺术品拿给他看。那段时间,朱泓脑子里装满了仿古的竹雕屏风、花筒、茶叶筒、笔筒,睡梦里都有刻刀刷刷的走动声。
说起来,这学艺也有行规,那些最细微处,师傅是不教授徒弟的。比如,人物、动物的眼睛,只给你看,并不教你如何下刀,注意些什么。而一件刻品的最关键所在,就是传神的眼睛。少一刀则会眼睛无神,多一刀就神散了。这种分寸的把屋,往往靠个人的聪颖和造化,悟性高的,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拙笨愚劣的,或许一辈子走不出误区。朱泓深谙其理,他便在家反复琢磨。其时朱泓专门在仿古笔筒上下工夫。为了不致于让一件刻品半途而废,他选一节竹筒,专刻人物的眼睛。眼神是什么样子,关键在于中间的眼珠。那个小小的圆点,是整个画面的点睛之笔。或如风般斜斜划过一刀,或笔直下刀,或蜻蜓点水一样走过刀锋。不知刻坏了多少只竹筒,那一双双眼睛,或睿智,或狡黠,或温厚,或迷茫,都在朱泓的刻刀下栩栩如生起来。
一年后,朱泓有了自己的一批竹雕作品——仿古笔筒。这些心血之作,他要让它们物有所值。于是,他背着几只心爱的笔筒,走出岩寺,来到传说中市场潜力巨大的广州。他到那些摆设着各类工艺品的商店兜售。但传说毕竟是传说,商人出价之低完全超乎他的想像。他们哪里知道,那已经不是一节普通的竹子了,那是艺术品。朱泓听到开价后,倔劲上来了,往往扭头就走。他痛心他们的暴殄天物和鼠目寸光。几天下来,朱泓不由心灰意懒,带的钱也快花完了,而笔筒尚未出手一只。那天,饥渴当中他走进一家商店,店家开口只给300元,且要留下全部的四只笔筒。朱泓气得扭头就走,没想到商人追了出来,不由分说,把300元塞到朱泓手里,强行把装笔筒的包拿了就跑。朱泓哪里肯放手,跟在后面死命追。跑过半条街,终于追上来,夺过笔筒,甩过去300块钱。朱泓站在街头,眼泪如雨般哗哗流了下来。
这时,一位穿着考究的男子走上前来,这男子说,能让我看看你带的东西吗?朱泓怕又遇上“强盗”,紧紧抱着包,虎视眈眈地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。男子一笑说,放心,我是个正经商人,不过,我得先看你的货,如果物有所值,任你开价。朱泓不相信地打开包,商人眼睛顿时一亮,怎么,这些都是你刻的吗?见朱泓点头,他大声叹道,你真是天才啊!才多大年纪,就能刻出这么好的作品。哪里人?听说是徽州的,商人又赞叹道,徽商在全国都有名望,我去那里收购过古玩,这些,我全要了,你开个价,到我店里去,我给你拿钱。
朱泓没有市场经验,他按照自己的理解,每只要价1000元。商人却按每只1500元给他结账。那位商人还约定,今后朱泓的作品,他全包了,不用朱泓来广州,他直接去收。
朱泓是饱含泪水离开广州的。他知道,他成功了。
从此,朱泓的家庭小作坊,源源不断地生产着精美的竹雕工艺品。有的客商,为了一件竹雕笔筒,专门坐飞机前来购买,可见其价格和市场的空间有多大。因为供不应求,朱泓收了好几个徒弟。这个十七岁的小师傅,最大的徒弟,已经年逾三十岁了。除了雕刻西厢记、竹林七贤、荷塘、松鹤年图等这些传统的内容,他还不止一次到北京、西安、上海等大城市,了解市场,参观博物馆、故宫的收藏品,从中得到启发。1997年,朱泓注册成立了黄山徽州竹艺轩雕刻工艺厂。第二年,哥哥朱伟顺利考上了安徽农业大学。
又是一年秋风起。1998年秋季开学,朱泓送朱伟来到合肥。在安农大古木参天的院落里行走,朱泓像当年一样拍着哥哥的肩膀说,朱伟,学费不用愁,你只管好好学习。为了今后能帮上弟弟,朱伟有意报考安农大,且学的是林区多种经营专业。看着比自己粗壮许多也沧桑许多的弟弟,一股愧疚感涌上心头。朱伟搂住弟弟说,朱泓,毕业后,我要把念到的书,再带回来,咱们一起用!
手足
朱伟从安农大毕业的时候,毫无顾虑地回到了故乡岩寺镇。虽然妈妈原指望一个儿子在家,一个在大都市,但朱伟回来帮弟弟,做妈妈的还是喜不自禁。当然,按照当地风俗,亲兄弟最好不要从事相同的工种。因此,朱伟选择的是自己单干,他开了间网吧。
那时候,朱泓已买了二层小楼,有了自己的厂房,虽然不到一百平米,可已有30多个徒弟了。朱泓的工厂在二楼,一楼就做了朱伟的网吧。网吧生意很好,朱伟吃住在里面,又是老板,又是网管,还是保洁员,忙得不亦乐乎。凌晨一点多入睡时,疲累的朱伟听着二楼早已安静下来的车间,就思绪万千。为了自己能念大学,弟弟过早地走上创业之路,虽然小有成绩,但吃的苦头也不少。以现在的状况看,弟弟的工厂还只是家庭小作坊,和大企业比,还差很大的距离。而自己,多念了这么多年的书,说是学成归来和弟弟资源共享,但眼下,自己并不能帮上弟弟。弟弟的专业他不懂,更不了解市场行情。朱伟陷入了沉思。
    一天,他实在睡不着,就起来上网。无意中,他看到有些企业在网上介绍自家产品。何不为弟弟的工艺厂也做个网站呢?说干就干!朱伟在第一时间建立了竹艺轩网站WWW.8776.COM。还别说,点击者真不少,订单多了起来。有些外地客商,就专门坐车找上门来了。这时,朱泓才知道,哥哥背后在帮自己。朱泓拍着朱伟的肩膀说,朱伟,不愧是大学生,有两下子!
精彩还在后面呢。看着工艺厂还是用最传统的复写纸勾画图案,有些图案,要东剪西拼,再去复印店复印了才能用,朱伟又动起了脑子。何不利用自己掌握的电脑知识,在电脑上进行设计呢?他悄悄摸到车间,把那些拼图一一捡起,先扫描,再重新制作。等他把这些图案送交朱泓时,朱泓惊呆了。这回,朱泓什么也没说,只是手在哥哥肩头用力按了好久。朱伟说,我们得有台复印机,省得到外面复印了。当时一台复印机要一两万块,他们舍不得买新的,就添置一台二手的。这台机器可为竹艺轩出了大力。虽然现在早已退居二线,但它成了竹艺轩的元老。
在订单越接越多,图案设计日臻完美的时候,朱伟想到了进一步扩大产品知名度,他建议朱泓在黄山风景区开设一家店铺,专门经营自家的产品。朱泓听从了哥哥的建议。从此,汤口的沿溪街,一家专门经营竹雕工艺的店铺开张了。朱伟找了一位网管帮自己经营网吧,自己则到汤口,住进店里,做起了店小二。还别说,生意真不错。全国各地的游人都会走进这家店铺,选购商品,朱伟也不失时机向他们打探竹雕工艺的市场潜力。从不同游客带来的信息中,朱伟进行了归纳,那就是,市场潜力是无穷的,而光靠他们的全手工制作,想大批量打入市场,难度很大,而且有些产品,光靠手工,他们永远不能生产!那么,要想把企业做大做强,也永远不可能!
朱伟再次陷入沉思。夜阑人静,他抱着心爱的吉他,听着黄山山麓潺潺的溪流声,轻轻弹奏起世界名曲《布拉姆斯小夜曲》。
第二天,朱伟关了店门,踏上回岩寺的班车。他有一肚子的话想和弟弟说。
见朱伟回家,朱泓显得一点不吃惊,他说,我正准备找你,我有事跟你谈。
朱伟定睛看着弟弟说,我也是。
兄弟俩找到一家小馆子,坐了下来。平时,大家各自忙碌,根本没时间坐下来喝一杯,此刻这对他们是多么奢侈!菜上来了,朱伟笑了笑,说,你先说吧,找我什么事?朱泓说,你是哥哥,你先说。朱伟抿下一口酒说,这些日子在黄山,我想了很久。虽然你在竹雕界小有名气,可是,这种全手工的小作坊,固然旱涝保收,却永远属于小打小闹,成不了大气候;我从许多游客口中得知,外地不少工艺厂,是机器和手工相结合批量生产,规模和市场都非常好;我们得改进,当然,这要投资,有风险,你好好想想。见哥哥说完了,朱泓喝了一满杯,说,我也正这么想着。最近我跑市场,也得到这类消息,觉得,我们的工厂得扩大,工艺得改进。在我们徽州,还没有哪家竹雕工艺厂有机器生产的,我们要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!见哥哥露出赞许的目光,朱泓接着说,除了我要跟你谈这个问题,还有一个事,我要你先答应我。朱泓说完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哥哥看。朱伟说,什么?你先答应我!朱泓固执地在哥哥面前撒起娇来。朱伟笑笑说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,我是哥哥。朱泓说,你关了网吧,我也关了黄山的店铺,我们弟兄俩,齐心协力做竹艺轩!见朱伟要发话,朱泓说,朱伟,你听我把话说完。你不要遵循老规矩亲兄弟不做相同的事,更不要在乎别人说什么闲话,不要以为这个厂是我创下的,你是来抢我饭吃的,现在,只有我们兄弟一块干,竹艺轩才能发展壮大。你想想,我念书少,但有技术,有市场经验,而你有知识,会电脑,懂设计,有思想,咱们一块干,可谓珠联璧合!古人云,上阵亲兄弟,打仗父子兵!不出几年,咱们的竹艺轩,一定是整个徽州最上档次,最具品位的企业!朱伟,你说过,你把学到的知识,带回来,咱们一块享用,现在,是时候了!
好!朱伟满含热泪,答应了弟弟的请求。这次,朱泓没有像往常那样把手放在朱伟的肩头,而是上前抱住哥哥,很热烈地表扬道,够爷们!
尾声
文章写到这里,朱伟朱泓的故事远远没有结束。这只是朱氏兄弟创业故事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。这里再作些补充交待:当朱氏兄弟决定拿出全部积蓄5万元又借款15万共花20万元进口第一台激光雕刻机的时候,那应当是他们兄弟联手的最精妙之笔,也是竹艺轩举足轻重的举措!从此的竹艺轩,如虎添翼!机器由一台到5台、10台,一直到目前的50台!现代的科学技术,改造和完善了传统的竹雕工艺,使徽州竹雕这一古老的手工艺品开始向市场化工艺品转变,产品也由单一的手工雕刻笔筒,扩展到壁挂、壁搁、屏风、仿古竹书、铭牌等许多领域。竹艺轩的产品不但占有全国各大城市的码头,还延伸到台湾和香港地区,甚至日本、韩国的客商也越洋过海青睐竹艺轩的产品。如今的竹艺轩,早已不是当年家庭作坊的样子,它占地30余亩,有现代化的大厂房数千平米,有员工百余名。笔者参观了这座刚刚崛起的现代化工厂,无论是原料车间,激光雕刻车间,或纯手工车间,染色车间,成品车间,全都井然有序。而坐在笔者面前的朱氏兄弟,总经理朱泓也不过27岁,经理朱伟28岁。在朱伟的办公室,挂着一把吉他,还有二只条凳。朱伟说,忙完厂里的活,他会弹上一曲,那时候就觉得神清气爽,思维特别敏捷。见笔者盯着二只条凳露出不解的目光,朱泓代哥哥解释:这二只条凳,是朱伟睡了三年的“床”。刚进机器那会儿,因市场供不应求,工人轮番休息时,机器却停不下来,负责维护机器的朱伟爱机器就像爱自己的眼珠,他不分白天黑夜守护着,晚上就睡在车间的条凳上,夏天光凳子,冬天裹个被条,这一睡就是三年。建了新工厂后,朱泓不愿扔了条凳,就放到朱伟的办公室里来了。而在朱泓的办公室,那台当年的复印机静静呆在房间的一角,朱泓上前抚去上面的灰尘,不无怜惜地说,这可是竹艺轩的元老啊。在朱泓手抚复印机的时候,笔者的目光再次落到那双与众不同的手上。这一回,朱泓把它们举了起来,笔者终于发现了它的不同之处:右手的拇指和食指,比左手的拇指食指粗大了许多。朱泓有点不好意思地说,这是因为右手长期握刻刀,太用力造成的。
离开黄山脚下的竹艺轩,笔者要了一小片竹雕原料,握于掌间。嗅着竹子原始的青甜气息,不由想到了“梦想”二字。有梦想的地方,就有生机;有梦想的人,就有激情和活力。从10余年前的一个人,一把刻刀,一只竹片打天下,发展到今天拥资千万,傲居徽州大地的现代化一流企业,这中间,是有多少个梦想串成的啊!正是那把带着梦想的刻刀,成就了朱氏兄弟,成就了一家民营企业,也成就了徽州竹雕这一传统工艺的发展和辉煌!
 
 
附:朱伟、朱泓简介
朱伟:1979年出生于黄山市徽州区(原岩寺镇)一普通农民家庭,安农大毕业。曾从事网吧经营,后与其弟朱泓一同创办竹艺轩雕刻工艺厂。是竹雕工艺电脑三维设计、制作专家,现任黄山徽州竹艺轩有限公司经理。
朱泓:1980年出生于黄山市徽州区(原岩寺镇)一普通农民家庭。15岁开始自始其力,做过小工,学过木匠、漆匠,后专事徽州竹雕艺术。黄山市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,黄山工艺美术学会常务理事,徽州民间工艺师,徽派竹雕研究员,黄山徽州竹艺轩有限公司总经理。1997年创作雕刻的巨幅竹雕《兰亭序》被上海博物馆收藏;2000年创作的微型竹雕《孙子兵法》被北京博物馆收藏;2002年创作的竹雕《西厢记》笔筒获全国手工艺品大赛银奖。并多次在省市工艺品大赛中获奖,2005年被授予黄山市“徽州民间工艺师”称号。
 
 
 
 
 
采访手记:
         执著与坚韧
在采访朱伟、朱泓二兄弟时,听到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,只要你认准了,就坚韧不拨地走下去,付出多少汗水,就有多少收获!
是啊,民间流传最广的那句话说得多好啊!“不经风雨长不成树,不经百炼难以成钢”。一分耕耘,一分收成,亘古不变。笔者目睹了竹艺轩的旧作坊——那种小规模,真的可以用作坊来比喻,再在现代化的工厂里参观流连,会在一瞬间产生幻觉。不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竹艺轩即从逼仄的小街道搬迁至宽阔的城北工业园区,从买台十几万元的雕刻机尚瞻前顾后,到一次性投资1200万元建造新厂房,添置新设备,这是怎样的大跨越!又是怎样的胆识!不由人想到了执著二字。
记得不久前和省城一帮精英界人士聚会,他们反复强调,职场上的执著心态至关重要。执著的更多含义,在于强调一种专注和投入的精神,强调一种对自己职业理想、人生信念的坚持,强调成就大事业所必须的非凡意志力。
朱泓刚学竹雕那会儿,只是位15岁的少年。但他可以握着刻刀,对着一片竹子,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。以他当时的年纪,完全可以和许多同龄的孩子一样,在父母跟前撒娇,或在野地里疯玩。小小的朱泓之所以能稳稳坐住,能双手伤痕累累而不弃刻刀于一旁,是因为他心里有着克服困苦的意志力,有着百折不回的勇气;朱伟能在车间两只长条凳上一睡就是三年,春夏秋冬,从不间断,因为他知道创业的艰难,知道朱氏竹雕工艺企业的成长和发展,完全依赖于他们弟兄二人的苦拼苦打。这是执著最本真的外在表现,却成就人们内心树立的大理想。
想到了上世纪美国著名探险家约翰·戈达德的执著追求。
这真是位极具特色的人物。他生长在美国西部一个偏僻乡村,家境贫寒,15那年,他却写下了十分震撼人心的宏伟愿望《一生的志愿》:“要到尼罗河、亚马逊河和刚果河探险;要登上珠穆朗玛峰、乞力马扎罗山和麦金利峰;要驾驭大象、骆驼、鸵鸟和野马;探访马可·波罗和亚力山大一世走过的道路,主演一部《人猿泰山》那样的电影;驾驶飞行器起飞降落;读完莎士比亚、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著作;谱一部乐曲;写一本书;拥有一项发明专利;给非常的孩子筹集100万美元捐款……
  他列举的127项人生的宏伟志愿,不要说实现它们,就是想一想,就令人望而生畏了。
|bor少年约翰·戈达德的心,被他自己拟定的庞大的《一生的志愿》,鼓荡得风帆劲起,他的全部心思也被那《一生的志愿》紧紧牵引着,并从此开始了将梦想转为现实的漫漫征程。一路风霜雪雨,数载摸索求证,硬是将一个个近乎空想的夙愿,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,他也因此一次次品味到了搏击与成功的喜悦。44年后,他终于实现了《一生的志愿》中的106个愿望。当人们惊讶地追问他是凭借着怎样的力量,把那许多注定的“不可能”都踩在了脚下,他微笑着这样回答:“很简单,我只是让心灵先到达那个地方,随后,周身就有了一股神奇的力量,接下来,就只需沿着心灵的召唤前进了。”|boraid|11
  这牵引和支撑他心灵勇往直前的动力,就是坚韧不拨的意志力,也是现今人们常说的成功的企图心。就这个问题,笔者也和朱伟朱泓两兄弟进行了探讨。当听过朱泓抱着自己的第一批手工竹雕笔筒,走上广州的大世界,到各个商行推销产品,屡屡受挫而不屈不挠时,笔者问,你凭什么就认为自己的作品会得到他人的肯定呢?朱泓带着约翰·戈达德式的微笑这样回答笔者:“自信和执著。如果刻刀划伤我的第一根指头,我放下了刻刀,我就绝对不会走上竹雕这条路;如果刻刀让我所有的指头伤痕累累,我仍捉着刻刀不放,我知道我的选择不会更改;当我用缠满胶布的双手,终于雕刻出一只惟妙惟肖的笔筒,而笔筒因为竹节本身质材脆弱突然在瞬间破裂,让我数日心血化为乌有,我没有哭泣,而是捡起另一只竹节,再次拿起刻刀,我知道我具备了挑战的勇气,也具有了成功的可能。自信是我成功的保障,而执著,让我受挫时依旧充满锐气!”
实践一次次证明,每一次挫败都将会使意志力进一步增强。如果你用顽强的意志力破解每一个困惑,那么你在面对另一个挑战时,获胜的信心更加坚定。一颗奔腾不息的执著坚韧之心,会为你的生活创造一个孕育动力的落差,时刻提醒你去奋斗,引导你去追求;会时刻激励你激情地工作和生活,让你倍感使命的召唤;会时刻为你点燃希望的心灯,哪怕是万丈深渊,哪怕扑朔迷离,你仍会昂扬地前进!前进!这正是笔者从朱氏二兄弟的创业故事本身,所能感知得到,并全力要表达的;也愿读过这篇故事的朋友,有自己的一番感悟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08-03-21 13:39:24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