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English

竹简 竹雕 竹刻 笔筒 镇纸 香筒 香插 木雕 摆件 书签 戒尺 礼品  工艺品 竹艺 

竹艺轩精益求精                    木质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业界资讯

徽派朴学

      徽州是朱熹的故乡,素称“东南邹鲁”、“程朱阙里”,有着浑厚的文化底蕴,“新都故文献地也,隶畿辅而望东南”,人文荟萃,名家辈出。徽州虽经济高度发达,然徽商“贾而好儒”,向有培养子弟业儒的传统,“远山深谷,居民之处,莫不有学有师,有史书之藏”(赵汸《商山书院记》),父兄期望子弟博取功名,走上仕途,为宗族、家门增添荣耀,这在客观上促进了文化教育的繁荣,为徽派朴学的发展创造了机遇。早期的重要学者有黄生、程大位、宣城梅氏家族等等,逐渐形成了浓郁的地方文化氛围,为徽派朴学的兴起打下了基础。自乾隆十七年(1752)江永及其弟子戴震、程瑶田、金榜等教学于歙县不疏园,到道光二十九年(1849)阮元逝世,徽派朴学鼎盛活跃时间号称百年辉煌。

       徽派朴学作为乾嘉时期学术上一个重要学派,本质上属于经学学派。从学术发展的历史来看,新安理学的治学主张和积极入世的思想,对徽州朴学的形成有着深刻的影响。《宋史·朱熹传》记载:“其为学,大抵穷理而致其知,反躬以践其实,而以居敬为主。”徽派朴学家受到朱熹的影响,不盲从古圣前贤,在汉学基础上向纵深发展,使古文经学的研究走向对古文经传的考证、校勘、辨伪的实学道路,训诂更加精密、考据更为详审,而且对六书、音韵、语法、词例的研究愈加深入,在使用校勘、考据、辨伪、辑佚等方法上亦有很多创获,务在揭示古代经传的原始面貌。其对《诗经》、“三礼”及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诸经皆有撰述,造诣尤深于《诗经》与“三礼”。在关注经学研究和阐述的同时,徽派学者对于哲理、乐律、文字和音韵的研究也是硕果累累,成就非凡,远非一般考礼穷经的经学家们所能望其项背,他们的许多著述对于后人的学术研究都产生过重要影响。徽派朴学家除了阐发义理,对词章、考据也极为重视。他们在训诂、校勘乃至考订等方面取得了远胜前人的辉煌成就,为我国近代语言文字的发展,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  徽派朴学的历史地位得益于其有强大的学术阵营,而支撑这一阵营的则是一批执着且孜孜以求的学者,他们传承和丰富了徽州朴学的内涵。徽派朴学家向以“求是”为宗旨,不迷信权威,不拘泥文典,在研究中侧重于文献的考据与语言文字的音韵训诂。所谓“考据”,是研究语言、历史等的一种考证方法,即根据事实考核和例证,提供可信的资料,作出一定的结论。考据方法主要是训诂、校勘和资料搜集整理。所谓“训诂”,也称“训故”、“故训”,解释古文中词句之意。“训”指用通俗的话解释词义,“诂”指用当时的话来解释古代的词语,或用普遍通用的话来解释方言。戴震在《与是仲明论学书》中提出一个治学公式:“由字以通其词,由词以通其道。”而通“道”的目的在于“凡文之不关六经之旨,当世之务者一切不为。”(顾炎武《与人书》)随着西学东渐,徽派朴学家也吸收引进了自然科学研究的方法,并广泛地运用于考据实践和其他学术研究中,这也是徽派朴学蓬勃发展并超越前人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 

 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1-07-11 09:05:35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